那些關於「努力」的思考

小時候有一段時間總是很糾結,自己不管做什麼事情好像都要特別努力。隨著辛苦程度的增加,有時候甚至會開始自我質疑「是不是在跨越一條叫做階級的線?是不是這些事情本來就不屬於我、所以我做起來才會這麼辛苦?」

在愛情裡、在工作上、在人際關係中,都常常遇到這種困惑,我常常沒辦法分清到底哪些事情是努力就能達成、而哪些事情跟我的努力並無關聯(愛情尤是)於是非常疲於奔命,對於無法達成的事情也難以放棄,講好聽點是有毅力、實際上就是偏執。與學姊聊天的時後,得到了一段禱詞非常符合我的心聲『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深陷在這樣的自我懷疑很久之後,突然有一天想起其實真正問題的核心,並不是在於無法達成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而是(1)我究竟是否真正想要以及(2)我究竟要如何達成。

把問題歸結在階級或出身這種無法改變的因素,可以讓我感覺更好過、但並無法改變我的處境。比如看見成功的人就覺得別人靠爸、英文好的人就是從小去美國夏令營,也許這是別人能達成我之無法達成的因素之一,但如果這的確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我唯一的選擇就只剩下「該如何達成」。唯有「接受現狀」或「做出改變」兩個選項,有可能讓我變得更快樂。

很多人問我為何能夠在阿里待這麼久(其實也才三年)我總是會引用一句原則裡面的話『不要爲喜不喜歡自己的處境擔憂。生活根本不關心你喜歡什麼。你必須根據自己的願望找到實現願望的途徑,然後鼓起勇氣堅持下去。』宏觀來看,整件事就只是一場交易,我拿到了所有想要的東西(經歷、人脈、薪水)、公司拿走了他需要的東西(我ㄉ勞力和腦力),只是利益交換而已,兩不相欠,想通之後就覺得沒有什麼不能忍受了。

對現階段的我而言,新的課題是如何在這種思考模式中平靜接受自己的現狀中未達標的狀態,不需要用永無止盡和急躁的努力去解決它。最理想的狀態是,能夠清楚的認知到自己現在的生活是80分、而想要達成的狀態是90分,但不需要用焦躁、不安、恐懼、憤怒、嫉妒來面對中間的差距,也不需要這些情緒作為前進的動力。也許我用分數來描述生活就容易失焦,如果有一天能夠用顏色來描述自己與生活該有多好。「我現在的生活是紅色的、最近希望再加一點藍色變成紫色」如此一來,所有付出都只是為了「有所改變」「有所嘗試」、而非總是為了「追趕」或「彌補不足」。

在滬兩年,來杭三年。最想念的台灣食物是酸辣湯、涼麵、還有蛋餅。 Ins: alicemily5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