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之二 — — 關於健康

剛剛從診間出來,醫生看我五雷轟頂還安慰我「這真的沒有很嚴重啦!不要擔心」「難道在生活中會擔心出車禍就不正常過日子嗎?還是要正常過日子呀」

大概因為從小身體不好,生病就是我內心最深層的恐懼吧。發現免疫系統問題的時候,過去那些常常誤以為自己太過敏感的不舒服都有了解釋。開玩笑的跟朋友說,總算不用在疑神疑鬼覺得自己有病,因為是真的有病(?)似乎也算是一種解脫。

「不能染頭髮、做指甲、曬太陽、吃生冷油炸補品」醫生看著我的美甲搖搖頭,「先回去吃藥,我們兩個月之後再抽血看指標情況」

本來正想要做知完的髮型+抹茶指甲,然後快樂的去海邊玩,再大吃生魚片配啤酒,這種普通的生活要離我遠去了嗎?到底現在的狀態代表是什麼?我到底會不會發病?什麼時候會發病?發病的病狀下次會是什麼?我還能去上班嗎?還能談戀愛結婚嗎?會不會突然生很嚴重的病拖累別人?

「醫生說有些數字略低於正常人,所以要吃藥、兩個月後再追蹤」簡單在line裡跟爸媽交代了一下,失魂落魄的走出醫院,陽光大片的撒在人行道上,一邊突然擔心起刺眼陽光會誘發、一邊急需找個方式冷靜一下自己的情緒,於是搭車回了台大,坐在共同吃小木屋鬆餅。

突然想起當初和初戀第一次單獨見面,也是在小木屋旁邊,從下午聊到晚上、直到微弱的路燈亮起,看著她黑暗中依然熠熠發光的眼睛,心底的恐懼和快樂並存的複雜心情。八年過去了,現在的我恐懼與快樂依舊,但已經是全然不同的心態。

想想過去幾年的生活,常態性的半夜下班,邊當50人團隊的雙十一PM邊準備英文考試,邊運動邊掉眼淚、邊掉眼淚邊背單字、邊背單字邊應付半夜12點電話的日子。一段非常認真的關係被結束、然後又遇見一段糾結萬分的感情,交織在家人生病後來回隔離和工作焦頭爛額中。

大概真的是,讓自己太疲憊了吧,所以身體要生氣也完全可以理解。

長大之後覺得自己很像在玩美少女夢工場(老派的養成遊戲),只是養成的對象恰巧就是自己,這點真的非常有趣,彷彿可以抽離的餵食自己「健康食物」或是使用「努力健身卡」然後豔麗的健康值就+100。如果我希望自己是個富有社會學底蘊的人就多看相關的書、如果我想要工程師豔麗就去學python,如果我想要辣妹豔麗、就好好化妝運動買衣服。

原本人生的計畫突然變成一捲很長很長的圖紙,一次性的攤開在眼前。原本要準備的MBA、原本想做的創業、原本想再出國工作、還有家人與未知的伴侶。有些想做的事情,比如去看Troyboi的live、看mamamoo演唱會、看Trevor Noah的talk show,或是想要跟喜歡的人去歐洲玩、想要學衝浪、想要做LGBTQ的side project等等等。如果圖紙突然被剪去一半,那麼上面要畫什麼先呢?

這麼一想,突然意識到自己過去花了多少時間是在幫「未來的豔麗」打算,卻絲毫不顧現在的豔麗過得如何。不能選擇降薪但有趣的工作,因為「未來的豔麗」要有錢會很苦惱,不能出去玩要唸英文,因為「未來的豔麗」想要在歐洲遊山玩水。一直都很忙,所以現在的豔麗連續一個月早餐都吃重複的也無所謂、桌上有沒有薰香也無所謂、床單換米奇或是很醜的大樹也無所謂。

沒有什麼結論,只是一些雜想。

在滬兩年,來杭三年。最想念的台灣食物是酸辣湯、涼麵、還有蛋餅。 Ins: alicemily51423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