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小時候有一段時間總是很糾結,自己不管做什麼事情好像都要特別努力。隨著辛苦程度的增加,有時候甚至會開始自我質疑「是不是在跨越一條叫做階級的線?是不是這些事情本來就不屬於我、所以我做起來才會這麼辛苦?」

在愛情裡、在工作上、在人際關係中,都常常遇到這種困惑,我常常沒辦法分清到底哪些事情是努力就能達成、而哪些事情跟我的努力並無關聯(愛情尤是)於是非常疲於奔命,對於無法達成的事情也難以放棄,講好聽點是有毅力、實際上就是偏執。與學姊聊天的時後,得到了一段禱詞非常符合我的心聲『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深陷在這樣的自我懷疑很久之後,突然有一天想起其實真正問題的核心,並不是在於無法達成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而是(1)我究竟是否真正想要以及(2)我究竟要如何達成。

把問題歸結在階級或出身這種無法改變的因素,可以讓我感覺更好過、但並無法改變我的處境。比如看見成功的人就覺得別人靠爸、英文好的人就是從小去美國夏令營,也許這是別人能達成我之無法達成的因素之一,但如果這的確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我唯一的選擇就只剩下「該如何達成」。唯有「接受現狀」或「做出改變」兩個選項,有可能讓我變得更快樂。

很多人問我為何能夠在阿里待這麼久(其實也才三年)我總是會引用一句原則裡面的話『不要爲喜不喜歡自己的處境擔憂。生活根本不關心你喜歡什麼。你必須根據自己的願望找到實現願望的途徑,然後鼓起勇氣堅持下去。』宏觀來看,整件事就只是一場交易,我拿到了所有想要的東西(經歷、人脈、薪水)、公司拿走了他需要的東西(我ㄉ勞力和腦力),只是利益交換而已,兩不相欠,想通之後就覺得沒有什麼不能忍受了。

對現階段的我而言,新的課題是如何在這種思考模式中平靜接受自己的現狀中未達標的狀態,不需要用永無止盡和急躁的努力去解決它。最理想的狀態是,能夠清楚的認知到自己現在的生活是80分、而想要達成的狀態是90分,但不需要用焦躁、不安、恐懼、憤怒、嫉妒來面對中間的差距,也不需要這些情緒作為前進的動力。也許我用分數來描述生活就容易失焦,如果有一天能夠用顏色來描述自己與生活該有多好。「我現在的生活是紅色的、最近希望再加一點藍色變成紫色」如此一來,所有付出都只是為了「有所改變」「有所嘗試」、而非總是為了「追趕」或「彌補不足」。

剛剛從診間出來,醫生看我五雷轟頂還安慰我「這真的沒有很嚴重啦!不要擔心」「難道在生活中會擔心出車禍就不正常過日子嗎?還是要正常過日子呀」

大概因為從小身體不好,生病就是我內心最深層的恐懼吧。發現免疫系統問題的時候,過去那些常常誤以為自己太過敏感的不舒服都有了解釋。開玩笑的跟朋友說,總算不用在疑神疑鬼覺得自己有病,因為是真的有病(?)似乎也算是一種解脫。

「不能染頭髮、做指甲、曬太陽、吃生冷油炸補品」醫生看著我的美甲搖搖頭,「先回去吃藥,我們兩個月之後再抽血看指標情況」

本來正想要做知完的髮型+抹茶指甲,然後快樂的去海邊玩,再大吃生魚片配啤酒,這種普通的生活要離我遠去了嗎?到底現在的狀態代表是什麼?我到底會不會發病?什麼時候會發病?發病的病狀下次會是什麼?我還能去上班嗎?還能談戀愛結婚嗎?會不會突然生很嚴重的病拖累別人?

「醫生說有些數字略低於正常人,所以要吃藥、兩個月後再追蹤」簡單在line裡跟爸媽交代了一下,失魂落魄的走出醫院,陽光大片的撒在人行道上,一邊突然擔心起刺眼陽光會誘發、一邊急需找個方式冷靜一下自己的情緒,於是搭車回了台大,坐在共同吃小木屋鬆餅。

突然想起當初和初戀第一次單獨見面,也是在小木屋旁邊,從下午聊到晚上、直到微弱的路燈亮起,看著她黑暗中依然熠熠發光的眼睛,心底的恐懼和快樂並存的複雜心情。八年過去了,現在的我恐懼與快樂依舊,但已經是全然不同的心態。

想想過去幾年的生活,常態性的半夜下班,邊當50人團隊的雙十一PM邊準備英文考試,邊運動邊掉眼淚、邊掉眼淚邊背單字、邊背單字邊應付半夜12點電話的日子。一段非常認真的關係被結束、然後又遇見一段糾結萬分的感情,交織在家人生病後來回隔離和工作焦頭爛額中。

大概真的是,讓自己太疲憊了吧,所以身體要生氣也完全可以理解。

長大之後覺得自己很像在玩美少女夢工場(老派的養成遊戲),只是養成的對象恰巧就是自己,這點真的非常有趣,彷彿可以抽離的餵食自己「健康食物」或是使用「努力健身卡」然後豔麗的健康值就+100。如果我希望自己是個富有社會學底蘊的人就多看相關的書、如果我想要工程師豔麗就去學python,如果我想要辣妹豔麗、就好好化妝運動買衣服。

原本人生的計畫突然變成一捲很長很長的圖紙,一次性的攤開在眼前。原本要準備的MBA、原本想做的創業、原本想再出國工作、還有家人與未知的伴侶。有些想做的事情,比如去看Troyboi的live、看mamamoo演唱會、看Trevor Noah的talk show,或是想要跟喜歡的人去歐洲玩、想要學衝浪、想要做LGBTQ的side project等等等。如果圖紙突然被剪去一半,那麼上面要畫什麼先呢?

這麼一想,突然意識到自己過去花了多少時間是在幫「未來的豔麗」打算,卻絲毫不顧現在的豔麗過得如何。不能選擇降薪但有趣的工作,因為「未來的豔麗」要有錢會很苦惱,不能出去玩要唸英文,因為「未來的豔麗」想要在歐洲遊山玩水。一直都很忙,所以現在的豔麗連續一個月早餐都吃重複的也無所謂、桌上有沒有薰香也無所謂、床單換米奇或是很醜的大樹也無所謂。

沒有什麼結論,只是一些雜想。

本來應該要唸英文,但是我在隔離網路太爛,想來隨便寫寫當年曾經非常困擾我的一個問題:職場新鮮人到底能不能、該不該、在工作初期就換工作?到底什麼情況才是洽當的離職? (每當要唸書就文思泉湧ㄌ)

作為一個職場新鮮人(此處指工作五年內)要換工作,有太多前輩跟網路雞湯告訴我們「履歷上會很不穩定」、「要在一個地方久了才有積累」、「不要眼高手低」等等,但同時自己又擔心我在這間公司一直做爛事、沒有得到預期的回報、遇到愛發脾氣的老闆、加班加到心悸頭痛失眠,難道真的不能換工作嗎?

首先,我必須說,當你想離職且願意行動不是只有打嘴砲,可以先幫自己拍拍手,因為你已經戰勝了50%只是每天抱怨但又不願付出行動的嘴砲人。

再來,我們要來評估一下「離職」這件事的意義,如果沒有評估就跳槽,此舉就跟感情失敗毫無檢討就 let it go 一樣,容易讓一樣的錯誤重複發生。我覺得剛工作初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階段,成本最低的去理解自己在工作上面的期待是什麼、自己想要且適合怎麼樣的工作型態。跟談戀愛相同,分手的痛苦可以讓你了解自己是怎麼樣的人、想要怎麼樣的關係。

當然,理想情況是你在大一大二通過實習就可以了解自己,但是實習容易對公司有粉紅泡泡、而且當時的重心大多在了解自己感興趣的崗位職能、公司、產業,這和我所說「了解自己對於工作的期待」是兩件事。

所謂對工作的期待,意思是把這份工作拆解成以下幾個維度,在種種條件上進行你自己的選擇和排序,比如:「薪水」、「公司文化」、「老闆是否是個白癡(或情緒不穩)」、「同事是否是白癡」、「業務帶來的自我實現感(做的事情我喜歡嗎)」、「業務帶來的技術性鍛鍊(個人能力提升)」、「這份工作的長期價值(寫在履歷上/跳槽需求)」、「我想要的生活品質(996? work life balance?)」

列出來之後,找工作就跟談戀愛一樣,跟考指考不太像了,你很少會遇到年薪五百萬還能 work life balance 的工作,所以取決於自己對於工作期待的選擇。到底錢重要還是休息重要?喜歡的同事重要還是做的事情重要?不同人生階段,我們想要的排序也會不同,在經驗中累積對自己的了解是最重要的。

必須認知到這樣的排序必定有所取捨,而清楚曉得你的「獲得」和「失去」是什麼。再去分析你現在的工作待不下去,到底是因為什麼; 你打算跳槽的那間公司、他到底有什麼; 你現階段的生活狀態,對於工作的期待到底是什麼。

有趣的是,多次離職分析過後,你會發現自己有些問題是循環發生的,比如你老是因為跟同事處不好而痛苦、老是覺得老闆很笨、老是覺得薪水被低估。此時的你可以選擇:1、與痛苦共處; 2、避開會讓你痛苦的環境,把你的「想要」和「需要」拆開。

如果老是因為辦公室政治而痛苦,那無論薪水多高、都不要去充滿鬥爭的公司,因為你不擅長對付; 如果老是因為薪水痛苦,那無論做的事情多有趣、都不要去付不起高薪的公司,因為你家沒礦(?)

這是你自己的排序,所以是你自己的選擇,你會知道在這份工作裡面我是用高薪來換休息時間、用喜歡的事來換喜歡的同事、用title來換公司的big name。當了解自己的取捨,就不會痛苦於日常的泥沼,所有事情的發生都其來有自。此處不是在鼓勵大家當社畜,我也期待有一份全條件都相符的公司,但是就跟真愛一樣、幸福的前提都是需要自我修煉和成長的過程,需要一點一點的去追尋。

在這些條件中,「老闆/同事是否聰明」、「是否能做到喜歡的事情or得到鍛鍊」」這兩類離職大宗原因是變動性非常高的。我們太年輕以至於容易判人失準,老闆跟同事不好預測; 且年輕菜鳥不管去到哪裡都容易做爛事; 變動性低的條件包含「薪水」、「公司title」等客觀因素是年輕人如我們比較不會滑鐵盧的項目。

所以回到最初的問題,「現在能不能換工作」如果新工作給你的吸引力是變動性高的條件,就要非常審慎,比如沒有加薪、沒有好title、沒有好公司、沒有未來價值,只有面試時看起來笑咪咪的老闆給你畫的大餅,請三思而行。如果新工作的客觀條件非常好,有機會不妨一試。

最後一點,千萬、不要、為了離職而跳槽。這就跟我們不會為了要分手就隨便找個人交往一樣,很好理解吧?狗急跳牆時通常做不出好選擇,你對於現工作的倦怠和憤怒會遏制你的判斷力。如果你現在很痛苦,請先好好生活、把重心轉移到自己身上,平靜的把讓你痛苦的原因細細地拆分出來進行排序,然後一切都會變好的。

p.s 本篇沒有在鼓勵狂換工作,大家理智閱讀,跟感情一樣工作也有磨合期,詳情請參考我上篇《在工作中做爛事有沒有意義》

剛工作的幾年,也常常覺得自己在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比如訂會議室、無腦的做一些配置工作或是準備部門老闆的年會表演衣服。但是又有這麼多的文章告訴我,現在的無意義都是一種積累,最後都會成為你成長的養分。當時我在一邊跟老闆溝通年會衣服的顏色,一邊幫他找年會要唱歌的曲目安排練習時間,就無法理解了,這些事情到底、如何、成為、我生命的養分?

工作多年,我才發現這種網路上的雞湯文章大概有一半說的是對的,但重點是我們要把做的事情拆解成不同的維度來思考。

首先,必須搞清楚自己的角色,對公司有意義、對部門有意義、對大老闆有意義、到對我的小老闆有意義,和對我有意義,都是獨立關係。

舉例來說,這個項目對公司來說是重復造輪子,年輕的我會覺得自己在做無意義的事情,但其實從我這顆小螺絲釘的微觀角度來看,我沒有做過這個項目,其中的方方面面面都能讓我學習,那對我就是有意義的。我不必拯救世界拯救公司,我可以先拯救我自己。

又或是項目對公司沒有意義,但是對小老闆有意義他想被promote,那麼你幫他做這些爛事的好處是什麼呢?我可以成長嗎?我可以獲得他的信任嗎?我可以通過這次的爛事、換到更好的資源嗎?

再來,上述論點的延伸是 — — 所謂的「意義」的定義,在工作後變得非常多元,不只是hard skill的學習,還有你是否能建立自己的影響力,以及你作為個體在其中獲得的價值。

舉例來說,幫大老闆訂年會衣服,重點從來不是那件衣服,是你能不能通過這個機會被大老闆看見;又或者是,進入新部門被丟邊角活,重點不是那個活,而是你能不能通過這些項目快速獲得新同事的信任,能不能通過這個「失敗也無所謂」的項目快速觀察部門裡面的人情世故政治關係,為自己後面做大項目做鋪墊;訂會議室端茶倒水,可以讓你跟平時不接觸的同事有點話題,可以跟HR小哥哥小姐姐,離職之後還能打聽市場行情。

最後,在你排除了以上幾種可能之後,如果還是覺得「我做的事情真的毫無意義啊」,還有一種可能 — — 雖然我非常不想承認,但是作為新人我們的確只能看到大拼圖中的一小塊,的確可能是有意義的累積而不自知。

前提是,在一段時間過後(3–6個月左右)必須回頭去總結和從更高的角度重新梳理一遍自己做過的事情,最好搭配老闆的指點,才會醍醐灌頂的像破關一樣走到下一個level。

當然,我不是在合理化爛事,畢竟公司裡面總是有爛事、爛事總要有人做。作為一個老闆,無論出於管理下屬的忠誠度、或是真心關心你的個人成長,都應該要爛事+好事同時分配給你。如果只有爛事沒有好事,那麼你大概是在被PUA,請盡快離職。(當然,如果你換了好多公司好多老闆,還總是做爛事,又是another story,此處不展開)

在憤憤不平的離職之前,先觀察一下,再多想一想,到底是真的沒有意義,還是我們不夠瞭解自己需要什麼?

ps最後補充:賺錢也是一種意義啊朋友們,別忘記我們都拿薪水了啊啊啊

今天被朋友問到,如果去互聯網最差的事情都發生了,大概會是什麼樣子?自己講完覺得有點好笑,所以寫了一個虛構故事。

不全然是個人經驗,不過都是身邊真實發生的情況,許多情節蠻常見。

好玩而已,如有雷同,恭喜你也是互聯網人的一份子(?)

(沒把換老闆這件事寫進去,實在寫不下了,一年換三個老闆這種也很常發生)

大家好,我是一個數據產品經理b,準備入職互聯網大廠,好期待鴨!

3月份,為了要能在下年review的時候有機會晉升,所以趕緊入職了。在入職前很期待,面試的時候挺喜歡那個老闆,專業且溫柔,非常有熱情和抱負,團隊在積極擴招。

4月份,原本老闆10人的團隊擴招成25人,由於帶不過來這麼多人,由另外一個比我早入職一年、大4歲的平級「小組長」來帶我和另外4個新同事。在分業務的過程中,發現「小組長」總是把好的項目分給自己、其他的邊角項目分給新人。「沒關係,我反正還先熟悉環境嘛」對自己說「我要像一杯重新空杯的水,重新學習」

5月份,老闆手下突然多了新的業務線做營銷工具,雖然跟自己的職業發展方向不符合,但是營銷同學急著使用的產品,催著上線,所以讓我直接轉營銷工具產品經理負責人。除此以外,開始發現小組長和開發、運營的溝通都不帶上我,總是要從比較好的運營同學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鼓起勇氣去找「小組長」溝通,「哎呀,只是XX想找我對一下而已,那沒問題,以後群里都拉上你」(並沒有)

6月份,業務側突然換了新的大老闆,需要「重新梳理全部的業務」於是原本死活推進的項目又停擺了,正好可以準備試用期的轉正面試。準備了好幾天,最後n+2跟hr都沒有來,只有老闆+小組長到場。講完之後,「試用期的時候你表現不錯,其實是3.75的程度,但是我個人對你的期待特別高,所以標準也很高,就給打分3.5分了,一定繼續加油」老闆拍拍我的肩膀

7月份,業務老闆給了新方向,原本的營銷項目全部清零,要重新寫規劃。原本以為就這樣過了,發現同時入職的另外一個新人A,拿著我2個月前寫的方案,找到新的運營業務方,在周會上帶著小組長向老闆彙報、馬上成為新的「從0到1」重點項目執行。

在會上,我忍不住插嘴說自己曾經調研過,但是項目要求上線時間太短,容易有問題。老闆點評「沒有發生的事情你不要有這麼多限制,要讓業務先run起來」就在此刻,小組長在會上轉頭說,「你之前好像對XX玩法很熟悉,要不你幫著A一起吧」

8月份,由於開發資源不足,部分玩法去對接現成平台的部分功能,對方的開發愛接不接,非常痛苦。在周報上,所有產出都被a寫了一起,找小組長討論也只得到「因為由他來匯總全部進度」的答覆;業務方跑來問我「已經把很多事都跟a說過了,你們之間到底有沒有溝通?不要每件事都問兩次」;慢慢發現重要的會a都不讓我參與,但還是每天都加班到11點才下班。突然被hr通知要去outing,就由我來準備,必須先墊錢找行程聯繫旅社,看到還得請年假去outing,我震驚了。

9月份,終於在雙十一之前把產品推上線了,但是上線之後果然紅包發放功能出現bug,有部分商家資損(損失錢)。運營怪產品功能有bug,但是當初這個功能就不是為了這個使用場景設計的,開發邏輯就沒有寫進去,根本沒有提前溝通啊。大家各自拉了老闆群里上升問題,我滿懷希望的拉了老闆,卻發現他在裡面一句話不說,反而在我跟小組長的三人小群裡面斥責「這個事情會什麼不提前告知我?你說過了?那風險跟利益關係為什麼不講清楚?你必須自己扛起這個責任哈」

10月份,績效公佈,由於背了資損,我拿了3.5-。實在不甘心,我跟老闆說了小組長的信息不透明、說了同事a剽竊方案還假裝創新、說了自己預知了風險卻沒人在乎、說了自己每天都在做營銷同學的答疑機器人,更重要的是,從頭到尾我都不想做營銷產品啊,明明是個數據產品經理啊,說著說著忍不住哭了。老闆安慰著,說他理解「a已經工作6年了,他比你資深的多,我今年要保他晉升,所以你先忍一下」「我們很快就有新同學來,我已經在面試了,馬上可以把營銷產品交接出去」

11月份,雙十一衝刺期,今年雙十一分成2波,加上預售總共要值班4輪,我在0點的那一刻突然覺得自己還是有所作為,今年還是學習很大有點開心,但是在熬夜到凌晨四點那刻,突然心臟劇痛、呼吸就更痛。隔天去醫院做檢查,發現由於長期疲勞,肝指數已經超標4倍,月經也延遲了三週。在醫院檢查的時候,使用產品的業務有問題聯絡不上我,就在群裡@小組長。「以後大家去醫院的時候不要關機,做個檢查有必要嗎?」小組長在群裡說「這樣讓業務的觀感很不好」

12月份,新的人還是沒招到,只好持續答疑。雙十一過後,運營同學好像認識了新的產品方,由於上次的bug讓他們心存芥蒂,現在多數的需求都提給了對方。「我們要自己走出去,貼近業務」由於小組長這樣說,只好開始找運營同學喝咖啡。「同學你好~我們是XXXX玩法平台,你們XXX是不是在用呀?」自己都覺得像個bd

1月份,實在太想離職了,可是快要過年,所以再忍忍,但實在不想上班,這種狀態被老闆發現,找我聊聊。只好把10月份溝通過的事情再講一次,但是這次我多說了如果真的不行就離職的念頭,希望老闆能認真對待。「要不最近有個新的數據產品需求,我就讓你來接吧」老闆看起來非常能同理我,讓我心裡寬慰不少「最近組裡人少,大家都接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範圍的活,所以要麻煩你再幫幫忙」「其實營銷產品的業務訓練很紮實,對你以後繼續做數據產品很有幫助的」

2月份,的確有數據產品的需求,但是底層的數據爛的一塌糊塗,以前的開發埋點都對不上。某個數據權限要審批到另外部門的運營老闆,你申請了幾天都沒人回復。找老闆求助,老闆「你直接找他好啦,p11怎麼啦,也是人啊,你就釘他」

3月份,馬上月初就入職一位新的產品經理,「辛苦你了,我知道你比較累,所以營銷產品給他跟把,數據產品的XXX你讓他來」愣了一下,怎麼聽上去重要的活都被分出去了,但實在也不想待了就這樣吧,苦撐到3月底就可以知道績效了、4月拿年終。

4月份,全年度績效3.25,加薪5%,沒有年終。老闆點評:「思考不夠嚴謹導致業務資損,團隊合作精神不足,沒有捨我其誰的補位能力,在團隊需要人承擔營銷工具時拒絕承擔責任。思考和沈澱不足,需要再接再厲。」

我選擇當場離職。

今天是我從阿里裸辭的第13天。

工作後多數都用公司電腦,今天在家把個人電腦挖出來,仔細一想,居然已經用了7年了(從大三到現在)在電腦中看到自己這7年來的軌跡 — — 曾經修的課程、實習、找工作、做項目、來了上海瘋狂找工作、進入新創、新創沒錢發薪水然後跳槽去大公司,到了現在。

看見以前大學做項目的資料,願意花幾天幾夜的把一件事情做好的熱情,有點懷念。

今年是我工作的第五年,對五年前懵懂的我來說,應該也算達成階段性目標了吧 — — 加入過新創、進入快消做管培生,然後進入互聯網巨頭加薪升職,一路到了現在。身邊的朋友,以前那些一起喝的爛醉蹲在路邊哭的朋友們,也陸陸續續成為以前我們曾想卻不敢想的那種「前輩」,帶了一些人、賺了一些錢、找到一些喜歡的事,或是跟自己喜歡的人走入家庭。

剛出社會的幾年,總在想盡辦法證明自己,想著努力換更大更高薪的公司,在公司裡面拼了命的想往上爬。所有工作的目標、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成功」。但這1年來,身邊的人陸陸續續都到了某個階段 — — 在事業上好像已經完全了短期目標,但是卻沒有更快樂,也沒有更滿足,生活沒有過的更好。

突然意識到,如果我們追尋的是一個「目標」,目標背後永遠有與之相符的代價,可能是996外24小時on call,可能是你壞掉的肝膽腸胃,可能是你為了更好的工作換城市後分手的伴侶,可能是人在異鄉悲傷時沒人可以說話的寂寞。

這跟考試是不一樣的,比如考500分無論如何都比490分好,現在的你說不上來失去的伴侶跟996的工作哪個比較重要。所以,當明白每件事都有代價,對於目標就無法只有純然的熱情了,生活突然變得非常迷惘,有目標疲憊但也不快樂,沒目標就焦慮也不快樂,前面空蕩蕩的,看不見未來也看不見現在。

也可以簡單的說,是做所有選擇的成本都變高了,所以很難讓自己快樂。

大家從很多地方找答案,佛學、瑜伽、各種書籍,或是回歸生活的每個細節,做好飯跳個舞看展覽,嘗試在有意義和無意義中苦苦掙扎,讓自己可以從循環的生活中被釋放出來。 需要建構自己新的內在秩序,設立內在激勵的機制,來達到心靈上的平衡。

還記得我剛進入阿里的時候,感覺它是一個真空的小型社會,有自己的價值、規則,所有人都拼了命的在規則中「勝出」(在此環境的勝出和社會競爭的勝出不見得完全相等)當時的我非常困惑且不解,外面的世界這麼大、人生這麼長,為何要汲汲營營於此?

但是過了一年,我也變成一樣的狀態,無法控制自己不斷的在制度內奔跑,越轉越快,就是想勝出、就是想晉升。仔細回想,由於996讓我很難有自己的生活,在杭沒有親友,於是重心就越發在工作上;而重心越在工作上,你就想花越多時間;花了越多時間,就更難有自己的生活。就像一個越旋轉越大的雪球,最終失速,只要工作上有任何不達預期的回報,整個人就會崩盤。

因為在那個真空世界裡面的我,工作是我唯一的identity,我不是妹妹不是學姐也不是誰的女友,我就是阿里的渺梧;假設我沒有表現好,那麼我將什麼也不是。

這就讓我想起前陣子阿里內部論壇很火的帖子,一個離職者寫了對阿里的諸多負面評價,我只想談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公司與個人到底是不是單純利益交換的關係?」

給大家一點背景,在阿里內部非常強調自己有liberal文化,包含自稱「阿里大學」、同事之間還有「師兄與師弟/妹」的體系(就像大學的系上學長姐制度)內部的論壇也是想說啥就說啥,可以盡情的@逍遙子本人及高管。除此以外,還有眾多的公司價值觀都圍繞著「一群有情有義的人做一件有意義的事」,講人文講情懷。

但同時,在績效制度上使用361的curve制度,打分的主導權完全由主管一人掌控,以及團隊/部門/個人都非常常見的賽馬制度,不同部門之間割裂KPI,都讓內部競爭和割裂非常嚴重。

兩種價值觀的衝突,造成個人剝削感很嚴重,但同時又被環境影響要求要認同和熱愛公司文化,形成新人感覺自己被大型PUA的現場。老阿里PUA段子在網路上有很多,大家自己搜吧,我就簡單引用一句帖子上的話:

「你是人、我是驢,你希望我多工作少休息多產出,是人之常情;而我是驢子,想要偶爾偷個懶希望用最小的努力換取最大回報,也是驢之常情;但是你不能一邊拿鞭子抽我還一邊要我愛你,這就不合理了」

回到identity的話題上,這個帖子一出果然內部論壇就炸了,有一派老阿里人非常憤怒,認為新來的人看到問題只會抱怨、不想解決方案,也不通過個人的努力嘗試解決;也會認為這種人沒資格進阿里blah blah。

情緒的背後都是真情實感,憤怒的老阿里人們對於公司是有感激之情的,可能加入阿里使他財富自由改變人生(不誇張)以他當年加入一家新創的預期來說,10年後的阿里給了他比預期高太多的回報。但是年輕人沒有這些回報,如果公司用客觀邏輯361來評判我的年終,不體恤我是不是其中幾個月因家人生病而performance差了一些;那我就用市場邏輯來審視目前業務給我個人的發展性,有更好的工資我就走,為什麼我還要「遇到問題留下來和公司一起想辦法解決」?

簡單來說,多年以來老阿里認同阿里是他的identity,所以罵阿里就好像在罵他一樣,人被罵了自然會憤怒想反擊。但是,這種identity我認為是不健康的,一是將自我認同和一間公司綁定本身就很危險,你的價值是建立在不可控的外部環境上;二是這種對待identity的態度,會使一間應該用客觀商業邏輯來運轉迭代的公司,最後淪為打感情牌互相包庇無法聽建言的地方,只能原地踏步(你XXX想你就不是阿里人,那你不要來啊,那你不要待在這裡啊,這種論述是不是很熟悉?)

所以身在功名場上浮沈的人們啊,包含五年前的我,真想回去當年抱抱自己,「不要著急,人生很長」,你除了工作,還是妹妹、女友、學姊、朋友的開心果(應該是吧)

每個角色都很重要,平衡的生活才會快樂。

Alice

Alice

在滬兩年,來杭三年。最想念的台灣食物是酸辣湯、涼麵、還有蛋餅。 Ins: alicemily51423